◎李俊昌

「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,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;却从远处望见,且欢喜迎接,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,是寄居的。」「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,就是在天上的。所以上帝被称为他们的上帝,并不以为耻,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。」(希伯来书十一章13、16节)

蜗牛也能进方舟
「急于改变现状」有时候会叫我们受到更大的伤害。「揠苗助长」是一个例子,「吃紧弄破碗」是一个例子,都在告诉我们「欲速则不达」的道理。

在学校的教学现场,每年我都会在班上带到数位特殊生,亚斯伯格症的、过动的、注意力不集中的、情绪障碍的、自闭的、学习迟缓的、多重障碍的…。通常,我所能给他们在成长时期最好的帮助不是治疗,而是接纳。

一方面,我不是专业医疗人员,无法施以药物、复健或侵入式医治;再者,我也很难在短短的一两年内让他们归入一般学生的行列。但是,我仍然可以有积极的作为,协助他们去适应环境。

我最常使用的方式是:

一、建立一个接纳他们的环境:我要每个学生都知道,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、无可取代的、珍贵无比的。所有人都可以在这个班上活出真实的自己。(没有任何师长有资格说自己是因为倒楣,才接到这些特殊生。)

二、在快乐中学习,在学习中成长:营造孩子不害怕上学的环境,班上只有喜乐的空气,没有嘲笑的氛围。即便有人跟不上学习进度,也不必担心因为成绩落后而受到处罚。能学多少算多少,不怕慢,只怕站,正如张文亮老师所言:「就算是蜗牛,只要方向正确,总有一天也能进方舟。」

三、爱、生活与学习:在班上,被爱是没有分等级的。虽然每个学生受照顾的程度不同,有些人很独立自主,有些人比较内向被动,有些人需要提供更多的心力,但他们被爱的权利都是均等的。

在爱中,每位学生都能够以自己的步调来「生活」。例如,午休时,想睡的就睡,想发呆的就发呆,想阅读的就阅读,只要不搞怪、不影响他人,都可以自由地「生活」着。教室不是法西斯集体主义的运动场,也不是斯巴达教育的养成中心。当「在爱中的生活方式」被适应时,孩子的学习与成长就容易自然发生了。只要父母与师长给予孩童适切的栽种与浇灌,上帝就会帮助他们成长茁壮。要相信上帝。

虽未得医治却有灿烂笑容
廿多年来,我从来没看过班上的特殊生,因为我的付出而得到彻底的医治;亚斯伯格症的依然不容易遵守团体规範、过动的依然活泼坐不住、注意力不集中的依然喜欢把玩手上的笔盖、情绪障碍的依然受不了刺激、自闭的依然很有自己的想法、学习迟缓的依然得花时间等候他、多重障碍的依然需要有更紧密的陪伴……不过,我几乎可以天天看见他们以灿烂的笑容,咧着嘴享受爱的教育。

使徒保罗曾经多次苦求上帝医治他身上的「刺」,但是所得到的回覆只有:「…我的恩典够你用的,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…」(哥林多后书十二章9节)

然而,当他在经历上帝「够用的恩典」与「长阔高深的爱」后,他说:「我特别喜欢夸耀我的软弱」,因为「基督的能力一直在保护着我。」「我为基督的缘故,就以软弱、凌辱、急难、逼迫、困苦为可喜乐的;因我甚幺时候软弱,甚幺时候就刚强了。」(哥林多后书十二章10节)

多少时候,我们以错误的心态,带着沮丧来看「上帝没有行神蹟、施医治」这样的事?在难过灰心中,我们甚至怀疑「神的爱」、否定了「神是爱」。其实,整个问题乃出在「我们是否愿意接受上帝『就这样』爱我们?」难道上帝的爱照顾不了一个特殊的学生、或身上长刺的信徒吗?
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